洁,今年21岁,是南京大学大3的学生。这事发生在这个暑假的一个星期六,男朋友和他的同学去聚会了,我自然不能无所事事的浪费这难得的假期时光,逛街是我的首选。选了半天最终我从衣橱里选了励我买的丝制桃红色超短裙,上衣选了一件白色的半透明低胸吊带,搭配紫红色蕾丝文胸,再配上一双蓝色高跟凉拖。在镜子前炫耀的时候发现内裤印很明显,赶忙找来一条黑色系带式的t字裤(这是我男朋友假期出国旅游时背着父母买给我的,着实费了他不少力气)换上,完美!兴头上的我恍然发现自己换衣服化妆竟然用了1个多小时。喷了些香水的我赶忙离开了家。站在车站,来往的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在不停的打量着我,唯一有区别的就是有的人是肆无忌惮的盯着看,有的却只敢偷偷匆匆一瞥,悄悄地的偷看。不仅仅是男的,还有很多女孩子都在盯着我看,眼神中不仅有惊艳、羡慕、爱慕和占有的欲望,还有着妒忌的火焰。真令人讨厌啊,一路上都被人这样看着。看着每一个看到我的人脸上一脸惊艳的表情,我就感觉脑袋上直冒青筋,但却又无计可施。幸运的我在公车站没等多久就开来了一辆空调车,这省去了许多夏日里等车的烦恼。更幸运的是上车后最后一排靠窗竟然有两个座位没人坐,我挑了靠窗的一侧坐下。可好景不长,第2站竟然上来了好多人,其中还有好几个外地民工,他们一冲上车就发现了我身旁的空座,很快我身旁的座位被他们中的一个占领了,身边立即传来另我难以忍受的臭汗味,恶心的我看看这个坐在我身旁的民工,他四十多岁皮肤黝黑,一身脏脏的廉价的西服上还有一块块的油渍,这样子我心中更添了几分厌恶。我正在犹豫躲开他们,但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得不安于现状:一手抱住手袋,一手捂住鼻子,脸转向窗边,耳中mp3的音乐似乎也不再美妙。人越挤越多,汗臭味让我反胃。正烦心的时候,突然车一抖,我感觉到一支很粗糙的手碰到了我的大腿,我刚回过神那只手已经挪开了,正当我气愤的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回头看着我,目光交接的时候,他竟然不躲开,反而露出一嘴黄牙对着我笑。我急忙把腿并到一侧。我怀疑他是故意的,在公车上被骚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被这样恶心的大叔骚扰还是头一回。我看了看他的手,又脏又粗糙,有些地方还皴了,指甲也是脏脏的。身旁的汗臭味一波一波的传过来,虽然很难闻,但他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嗅觉,让我的思绪更乱。身旁的那只手试探着接近我的腿,一寸一寸的……靠上了。我装做不知道的样子,并没有把腿从他手旁移走,感觉着他的粗糙的手背在我的腿上轻微的移动。车子象牛一样慢的爬行,那两个中学生也挤下了车,期间旁边的手也没有再伸过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跳着,车依旧在拥堵中行使,下一站我就要到站了,我轻轻喘了口气。刚才的事让我太紧张了。就在这时旁边的脏手又开始动了,我抬头看了看其他乘客并没有注意这里发生的事。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反正快下车了,不如让这个看着比我爸爸还老的脏男人….占些便宜吧,想到这里我又放松并分开了紧蹦着的腿,还向他手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干脆靠在他手旁边。他似乎明白了似的,很快手掌游动到了我大腿内侧并逐渐开始轻轻的抚摩,我的心虽然跳的厉害但也多了些刚才没有的从容。他的同伴肯定发现了,惊讶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接着,他那粗糙的脏手有力的揉捏着我白嫩的大腿,并用他的小拇指蹭着我蕾丝内裤的边沿,他的手指一根根向我的内裤过度,我感觉自己体内在不断升温,我慢慢分开了双腿,终于他热热的手掌整个停在我两腿之间的地方,正在我以为他要开始揉捏我私处时,他突然停住了。我奇怪的用余光偷偷的看他,发现他在和他的同伴们轻轻说着什么,他们不会是在说我吧,想到这里我的脸一下红到耳根,我正在干什么?我问着自己。我竟然分着腿等待着一只脏手摸我那少女最隐私的部位,对方还是三四十岁满身臭汗味的民工,而分着腿的等待的我竟然是有男朋友的21岁大学女生。兴奋的电流刺激着我浑身的神经,正在这时他们停止了低语,他竟然轻轻掀起了我裙子的一角推到了我大腿根部,我瞬间明白了他们刚才的对话内容,我的黑色蕾丝t字内裤的正面和我侧面的屁股展现在几个民工面前,他们一个个的裤子上也支起了帐篷,我为了怕吸引别人的目光,把头靠在前面的座位背上,这挡住了上面的视缐,但侧面却全都一清二楚。这时身旁的民工悄悄靠近我的耳朵用不知是那里的普通话轻声说:小姑娘,对不住,他们也想看看,行吗?天哪!这方面男人真是天才,很快就找到了并迅速的一拉….我的内裤理论上是被他脱下来了,但他好象并不满足的到另一侧找同样的东西,同样找到并拉了下来,他没有停止动作,抓住前面一片顺势一抽~~~啊我轻声叫了一声,我的内裤被他攥在手里,与此同时我发现由于他的一系列动作,让我坐过了站…..我奇怪我自己并没有着急下车,反而象卸下包袱一样,满足了些,放松了些。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我喜欢这样?我的行动给了自己答案……他把我的内裤攥在手里闻了闻,传给了其他人,现在我下身除了一部分被裙子遮住外,其余已经一丝不挂,正当我想看看其他民工的表情时,他的手又迅速的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放在我双腿之间,只不过和刚才有…些不同,耻丘上没有任何遮挡只有我浓密的阴毛。老家伙不会理会我的要求,继续插入我的阴道。我阴道从未被人进入过,第一次被插入真是太疼了。老家伙却仍然在缓慢刺入。啊! 不……我终于被疼的哭出来,我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他们要下车了吗?可还有3站才到总站呢!我疑惑的想着,心里还充满了失望。他们离开了各自的位子,出乎我意料他们竟然是为了换座位。黑脸坐在我身旁,他留着偏分头,长长的头发上布满了头皮屑,眼睛很小。他坐下后先打量了我一会,然后很快开始试探着抚摸我的大腿,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朝我的私处摸去,同样又是一轮新的抽插,我仿佛已经开始沉浸在这刺激的骚扰中一样,我分开双腿尽可能方便他的进出,他手指抽插的很快速,还夹杂这轻微的噗兹声,不一会他用力又把另一根手指也深入我的体内并停止了抽插,改为扣挖,他指甲有些长,有时会有阵阵疼痛,但也带给了我不一样的快感,我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我微睁着眼睛,和其他几个民工一起欣赏着他的侵略。谁会想到我这家长老师眼中的乖乖女竟然在大白天的公交车上享受着民工的蹂躏。就急忙从我上衣底下伸入我的后背,他试图解下我的胸罩带,可他毛毛草草解了半天也解不下来。身体的欲望让我心里十分着急,我向前欠身给他的手留出更多空间,终于他解开了带子,在我配合下胸罩顺着我的身体滑下,正当我把胸罩收进包里时他竟一把把包抓了过去,这包很贵我也很喜欢它,我侧过身轻声对小民工说:请别把它弄坏了,行吗?。他并没有回答我,反而吃惊的看着我的胸前。这时我才发现我穿的衣服很透明,我的乳房直接面对着他们的目光。我呻吟了一声,高耸的乳峰不只是丰满,而是颇富年轻生命力的组织,淡粉红色乳晕中间的乳头在昂然挺立着。啊,我一下子挺起了胸部,唿吸也开始变得喘急起来。他伸出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摸起来,一会儿乳头,一会儿又是整个乳峰,随着手的动作,刺激越来越明显,而那颗乳头也渐渐因充血而挺直起来,乳房也涨的更大了,上面布满了一道道青筋,连黑红的乳晕都高高隆起,象两个园园的小草帽扣在乳尖上。我羞愧极了,我现在相当于赤裸的面对着全车人,天啊!我一会怎么下车啊。车子还有一站就到终点了。能把它们还给我吗?要不我没法下车。好的。小姐,我看出来你喜欢玩,我那里有个好内裤,你先穿上好吗?这些民工会有女孩子的内裤?我有点奇怪,刚子,把给你媳妇准备的那带子拿出来啊,别舍不得了,人家小姐不一定肯带的!要我穿这农民媳妇的内裤?我真的啼笑皆非,我们挡住你,车快到站了!我没办法了只有说:那你们快点。这时候那个叫刚子的小民工拿了一样象内裤的东西出来,蹲在我前面,我紧张的看前面是不是有人在注意我们,还好没有。当我低头看刚子时,他已经把那象内裤的东西从我脚上套了上来,让我奇怪的是那东西居然是皮制的,上面还有金属。他开始慢慢的把那内裤套在我腰上,就是一块牛皮挂在前面,我不知道有什么用,他又分开我的双腿,先拽住那块牛皮上的链子,穿过我的胯下,然后到后面用力向上拉,那块牛皮正好挡住我的阴道口,然后扣到我背后的腰带上。老民工接着从地上捡起一把小锁,扣在我刚套好的那跟腰带上,老民工用力一拉,我看着老民工的动作,心里奇怪,你这是给我穿什么内裤,还要上锁?这内裤也叫贞k带。女的戴了这个,可以锁住下面那里。我们那里,钥匙在谁这里,以后就的是谁的女人了!听了老民工这句话,我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他啊,被陌生人侮辱是回事,但是被戴了这个可就不同了,自己以后就被他们控制!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使我勐地坐了起来,努力崩紧我即将被锁住的全裸下体上,道:不要,你不能?我的声音惊动了坐在我前面的一位老大爷,他回头想看看究竟后排座发生着什么,在他回头的瞬间我急忙坐好,平静了一下心情。姑娘,身体不舒服吗?大爷关切的问。爷爷….没事。我很紧张的说,因为此时如果他向下看,不仅能看见我近乎裸体的下身套着那带子,还会发现湿漉漉的椅子,那样不知他会怎么想眼前的这个女孩呢?大爷回过头的同时我听着咔嚓一声清晰的锁扣扣紧声,小偷已经扣上了锁扣,把钥匙取了下来。我急忙站起来,没想到刚站起来,[啊!]下面传来一阵剧痛,使我忍不住惨叫一声,身子一抖,我没想到这东西戴上会有这么疼。好痛!我疼得弯下了腰,蹲在了地上。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只有绝望的看着小偷手里的钥匙。你休息一下再走吧!他的话让我羞的不敢抬起头,但心里的滋味怪怪的,我赶紧把长发甩开挡住了我的脸。下车后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很臭的公厕旁的小屋子。到了!到了!农民几步来到了门口在脏裤子里找着钥匙,我意识到刚才猜想的事情就快发生了,心跳的很厉害。屋子很小,靠里面是一张占了大半个屋子的应该是叫做铺的东西,上面铺着块脏破的凉席,五个很脏的枕头胡乱的摆在床铺上,床铺的一角堆着几个大包袱,屋子里除了旁边厕所的传近来的气味还有很大的酒气,但随着他们的进入又混入了一股臭汗味。屋子的一角有两个破暖壶和东倒西歪的很多啤酒和啤酒瓶,另一角摊着几个没吃完的盒饭好象剩了好几天了,满地都是散落的瓜子皮烟头和痰渍还有些破报纸,让人看着就恶心,感觉没有落脚的地方!房顶掉着一个管灯,房顶和墙上都脏西西的,床里的墙上挂着几张掉色了的金发裸女的挂历。窗子正对着小巷,和整面墙比起来,窗子占了很大的比例。虽然窗子很脏但阳光还是透过窗子照到屋子的所有角落,窗台上放着几个破旧的杯子和几卷廉价的卫生纸。回家了,对不住,有些脏,快坐啊小姑娘。他卷起袖子把地上的破报纸团了起来扔到门边,其他几个人也陆续近来了。这鬼天真热!边说几个人纷纷脱去外衣,有的穿了小背心,有的光着膀子,顿时屋里的气味变的浓重起来,我感到一阵反胃急忙说:能把内衣还我了吧…….。看着我有些着急,几个人笑着对老民工说:快还人家丫头吧~~。老民工听后有些犹豫,这时他笑着插话说:还给你可以,但你得当着我们的面换上,好不好~~~?同意就还你。怎….么能..这样?我怎么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换内衣?我心里想。其他几人也附和着起哄:对!同意换上就给你~~。再看老民工他一边用手伸进裤裆抓着什么在擦汗的样子,一边笑着对我说:天真热啊!。天哪,他在用我的内衣擦那里!我看了看他们,刘二站在门口正在锁门,其他几人边起哄边走向我:在车上都敢露,这里就我们,还不敢?我们又不是没看见~~哈哈。一句话说的我面红耳赤,看来不同意也走不了,想一想在车上和刚才走路时能看的也都被他们看了….犹豫了半天,我轻声答应:好吧….但你们不许动手…。哈哈~我们不动手,不动手,老民工快给她。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笑着。老民工听后没有立刻给我反而脱了鞋跳上了床站在靠墙根处解起了裤子。你在干什么?我心跳加速的问。脱裤子给你拿啊,要不拿不出来,嘿嘿~~瞬时间他解开了裤子,裤子从他腰间滑落,我知道他没穿内裤,急忙回头闭上眼睛,伸出手等着他递给我。可他却并没有递给我,反而李哥走过来啪的拍了我屁股一下说:快上去拿啊~~哈哈还等什么?。我犹豫了一下,慢慢回过头睁开眼,啊!他竟然笑着把我的胸罩挂在他那勃起了的棒子上还一动一动的,而我可爱的小内裤竟被他夹在屁股里!!我怔了一下,然后脱了鞋慢慢的走到了床上,从他那里取回我的内衣,拿进鼻子一闻,啊!!我差一点就吐了,真想顺手就扔掉,可没有内衣的我一会怎么回家啊,真后悔当时挑了这件半透明的上衣。无奈的我拿着想要下床,可床下的几个人拦住了我说:身材那么好,就在床上换吧~~,老民工也没穿裤子就跳下了床跟着一起起哄。我完了!昨天的我还是依偎在男友怀中的小鸟,今天竟然要在5个民工面前换内衣……!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已经有几只手停在了我的身上。瞧着小肉,多嫩!呸刚子吐了口痰说着同时双手捏住了我的胸部。真有手感!李哥蹲下双手抓捏着我的屁股。他则抢先把手放在了我的私处呵!小丫头这里都湿透了,哈哈~~毛都湿了!瞧!他举着手指示意别人看,也拿到我眼前晃了晃。刘二也急忙伸手摸了一把还放在鼻子前闻闻又用嘴舔了一下嘿!真的!这么小就这么骚啊。被他们这么说我羞怯极了想从他们中挣脱出来,可没想到脚下的高跟鞋没站稳,一滑倒在了地上,顿时感到有些东西扎扎的有些东西滑滑的,我急忙挣扎着坐了起来,可刚一抬头发现老民工挺着他那根肉棒站在我面前,我的鼻尖差一点就碰到了,天哪!他那东西表面有很多黄黄的污垢散发着的恶臭终于让我忍不住了,我一歪头哇的一口吐了一地,溅了我一身,我赶忙挪动着躲开了那滩东西。正当我大口的喘着气时,一件让我一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老民工竟然迅速的把他的那根散发着恶臭的东西一下塞入我嘴里,同时还用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头,我根本挣脱不开。他挺动着他的脏东西在我嘴里来回的曾着。我感到他的那些黄黄的污垢粘到了我的舌头和口腔里,苦苦的。我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他看到后并没有停止,反而更用力的进出还哦~哦,真棒!真骚!的叫着。我嘴上的唇彩曾到了他那脏东西上,他那脏的粘成捆的阴毛不时的扫过我的鼻子和嘴唇。目光所急之处发现其他几人也在脱着裤子。我心里明白预感中的事情发生了。捆好我后,再度抓住我的双腿,用力拉开来。这刹那,我像从梦中醒过来,瞪着眼睛,看到挺直的肉棒。龟头顶在自己软绵绵的阴唇中间,我知道这是他肉棒碰到我阴道口的刹那,我紧张起来,我的身子,难道真的现在就给这个人吗,他还没我高的民工啊!难到今天我就这样从少女变成了女人吗?不要!你怎么啦?这是你处女时代的最后一秒钟了!你以后就真是我的女朋友了。他坏笑着,我知道现在没法相信他说的话,可现在,没有男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我今天是不可能保留我的清白。凌辱一个不屈的美女本就十分吸引人,更何况这个美貌的女子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处女。让不让他做呢,我知道女人早晚都会经过这一关,都会被男人干的,可我还是早了点,算了,就让他干吧!你,那你可要轻点!我闭上眼,等待着那一刻!我感觉到他那抵住我下身的火热的肉棒开始用力向我里面挺,一下插入我的下身里,他的龟头挤进来了,唔,好大,我能感觉到阴道口是被撑开的,最紧处被撑得又酸又麻,那感觉真强烈, [啊!]剧痛使我忍不住惨叫一声,身子一抖,我知道被破处会有极大的疼痛,可还是没想到会有这么疼。我啊……的一声,娇喊出来。剧烈的痛楚由下身传来,阴道里像插入了根烧红的烙铁似的。痛得我冷汗直冒,两眼发直,连叫也叫不出来,眼泪痛得夺眶而出。我知道随着这一下剧痛,自己的宝贵贞k已经失去了,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更不受控制的涌出来。一丝鲜红的处女血,沿着阴道口流到我的大腿上,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长长的血痕,显得分外眩目。幸好老头在第一下的粗野插入之后,没有继续粗暴的抽插,暂时停住不动。现在可晚了,已经又进去了!我感觉到他的肉棒还在慢慢顶进我的阴道中。我急忙绷紧我的臀部,想阻止他的进入,但他的jj实在太大太硬了,夹紧的臀部反而更直觉的感受的他的侵入······他的jj一点点的没入粘滑的阴道中,把阴道口都撑园了。两片撑得几乎裂开来似的阴唇紧紧含着粗大的肉棒。我发出低闷痛苦的呻吟,两条腿不停的颤抖。你还很疼吗?每关系,每个女人第一次都这样的。待会就好了!看他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已经是他的人了,我的身体已经属于他了,就痛这一下就算了吧,我全身软了下来,他又开始用力,坚硬的肉棒继续缓慢刺入。啊!啊 我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民工在后面吻着我迷人的脖子,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我那丰满的乳房, 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我陷于漩涡,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他现在已经进入有一多半了,我紧咬嘴唇双眼含着眼泪地被他占有,他把jj略微撤出了一点,然后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jj一下子插进了我的阴道,开始用力动作往上顶。有力向里挺进,破了!民工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我光滑的臀部,我只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全身心都为之悸疼,一根粗壮的jj把我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我知道,自己的处女贞k在这瞬间化为了乌有。我就感到一股痛裂的感觉冲击着脑髓,我忍不住勐地抓紧了床单,尖叫了一声,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一样,象机器一样坚定而有规律的冲刺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听着那清晰的肚皮撞击声,感受那一下下的抽动感,我放弃了挣扎,我知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把腿叉到最大,用来减缓下身的疼痛,他那一次次无情的撞击让我有一种心酸的感觉。使我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集中到趴在我身上并肆意玩弄我的民工身上。民工用一种带有节奏感的动作在我粘滑的阴道中来回抽动着,我开始不规则的唿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我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我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民工的jj不断的抽插着,已使我脑海的神经逐渐麻痹,在这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肉棒。男性的尖端几乎已达至体内最深处,疼痛的感觉自子宫传来。唔······唔······每当他深深插入时,我就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我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大概是我的反应更激发民工虐待的心理,他勐地将我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每一次插入都使我发出痛苦的哼声。 这时民工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我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勐掐我的阴蒂。啊,不能!啊……啊…..啊!民工双手然后轻柔地按揉我的乳房,在乳头上打圈,我原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有一处皮肤被刚才民工粗暴的揉捏搞破了,但是更丰满高耸了,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哦……哦……我发出一阵阵呻吟,不知是快感还是痛苦和耻辱,但下体已被粗暴的性交而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肉棒再次开始勐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我的头不停摇摆着,眼睛里不断有愤怒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我全身冒着细汗,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一缕缕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脸上,由于是初夜,虽然自己已经流出了不少的水,但是我实在忍受不了胯间长时间胀痛,阴部已经开始红肿了,加上屈辱和羞愧,我的喉间终于又一次发出了痛苦与无奈的哭声:"呜~~~~~呜~~~~~~~啊….啊….呵…..呜~~~~~~天啊!"老家伙又开始动了,我无力的睁开眼,发现他拿着我的贞k带,正在往我身上套,不要了,我今天不能戴了!我知道这就是贞k带。以后你是我的女人,就你要一直戴这个。我看自己已经这样了,只好任由他把那个东西以后会一直戴在我身上的贞k带套在我腰上,把牛皮挂在前面,他分开我的双腿,望着他伸出的手,我只好少稍稍抬起身子,让他套在我下身上···他拽住那块牛皮上的链子,穿过我的胯下,然后到后面用力向上拉,那块牛皮正好挡住我的阴道口,然后扣到我背后的腰带上。他接着把小锁扣在腰带上,他用力一拉,我看着他的动作,有点疑惑,啊,他是要锁上贞k带吗,我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他是个老农民,戴了这个我不就成了老农民的女人!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使我勐地坐了起来,不要锁啊!双手遮在我即将被锁住的全裸下体上,但为时已晚,咔嚓我听着一声清晰的锁扣扣紧声,他已经扣上了锁扣,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钥匙取了下来,揣进兜里。 你怎么啦?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低头向自己下身看去,那块牛皮紧紧的压在我下身私处,再摸摸背后,一条铁链牢牢的连在背后的腰带上,看着自己已经被自己的禁锢女人身体的东西紧紧的锁住了,一种心酸的感觉使我忍不住勐地抓紧了衣服,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